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临平新闻>财经>国庆联欢活动执行总导演甲丁:重要的烟花弹上都有芯片

国庆联欢活动执行总导演甲丁:重要的烟花弹上都有芯片

2019-11-26 14:24:46 阅读量:4487

《新京报》(记者倪伟)3290人组成了一个光影矩阵,3650人一起演出,1028个交响乐团和1400个合唱团得到了超级编排...今晚(十月一日)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国庆晚会留下了许多经典时刻。

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国庆晚会执行主任贾丁透露了晚会的幕后故事。这次聚会最重要的特点是群众性格,它让群众自由快乐地表达自己的情感,这在以前的广场表演中是前所未有的

同时,演出的安排也体现了艺术追求。例如,史无前例的1000人交响乐团展示了一个大国的艺术特色。利用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创作者创作了一批艺术作品,尤其是器乐作品,希望能留在音乐史上。

《新京报》的一名记者采访了贾丁。摄影/北京新闻记者李凯祥

披露1

音乐编排“既陌生又熟悉”专设方舞声腔

联欢会活动分为四个功能性表演区,其中群众联欢会分为10个区,有数万人参加。如何整合和联系表演领域,同时调动所有人的情绪?

贾丁说,这主要取决于声音和绘画的传递。“绘画”就是让每个人通过选择具有集体共鸣和集体审美的图片来表达自己的感受。例如,与“我们在路上行走”相协调,我们展示了一条道路;与“希望之田”相配合,我们展示了一幅年轻植物长成一棵树的画面;在“引领新时代”一章中,我们展示了将鲜花变成笑脸的过程。如果我们找到了这些图像,我们就会找到刺激大众情感的审美符号。

声音安排也有许多独特的设计,特别注意音乐和每个参与者之间的交流。音乐选择追求“既陌生又熟悉”,重点放在老歌上,如《歌唱祖国》、《我们走在路上》、《希望之田》、《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等大众听后可以演唱的主题音乐。然而,在熟悉的主旋律中,有一种新的变化,它带来了某种陌生感。它将触发大众跟随旋律,并带来一种情感牵引。

“熟悉是我们选择歌曲的一个重要考虑因素,它可以给我们在熟悉的音乐中一个新的想法。”贾丁说。即使是新歌也不会让每个人感到太陌生,因为风格和风格的选择也考虑到了公众的接受度和他们未来在生活中的应用。

贾丁透露,这次他特别为方块舞创作了一套声乐作品,他相信这些作品将会在未来的方块舞表演中使用,以提供新的伴奏风格,丰富文化生活。

聚会活动的现场。摄影/新京报记者王桂彬

披露2

千人交响乐团剩余器乐作品创作

组合音乐的编排力求符合大众的审美,也渗透到编曲者的艺术理想中。

在今年的国庆晚会上,来自16个中央和地方管弦乐团的1028支管弦乐队有史以来第一次被用于现场伴奏。这种大型管弦乐队可以被称为一生一次的活动。贾丁认为,1000交响乐团体现了一个大国的艺术特色。“有这样一个机会,我们特别希望为中国音乐史留下一些好的器乐作品。”

导演组在为焰火表演放映背景音乐时遇到了一个大问题:中国缺少好的器乐。这启发了编辑们借此机会创作了许多作品,如《我们走在路上》、《在希望的田野里》(In the Field of Hope)、《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等音乐都经过了专业的改革,但它们并不单纯朴实,而是融入了大众审美。

贾丁认为,国庆晚会的创新不仅在于导演方法和表现方式的创新,还在于一批创新艺术作品的创作。

此外,拥有1000名成员的交响乐团也可以让音乐“变听为看”“就像我们为什么去音乐厅听音乐一样,特别重要的原因是我们不仅能听,还能看。我希望拥有1000名成员的交响乐团能让群众和现场有更多的交流。”贾丁说。

焰火表演。摄影/新京报记者王桂彬

披露3

烟花的爆炸时间由芯片控制。

贾丁说,国庆70周年的庆祝活动可以说在各个环节都有很强的科技含量。例如,主题表演使用无线激发、光影群像、整场集体聚会的声音设置和灯光设置等。新技术一直体现在这种安排中。

在焰火表演中,如果“焰火树”的形状没有科学技术的支持,它肯定无法呈现出强烈的动感。满天的烟花应该随着音乐“跳舞”,在节奏上有延迟的效果,而爆炸也应该与音乐节奏相对应。因此,每个重要的烟花炸弹都有一个带有时间设置的芯片,它控制着每个烟花炸弹的爆炸时间,需要计算。

技术不仅带来了硬件,还带来了升级的软件。以主题表演的排练为例,贾丁说,一个团队必须完成整整90分钟的表演,如此复杂的人物必须在40天内排练,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正是因为现在有科技手段把每个人都变成一个数据,并通过数据转换完成整个表演。表演者不再是一个普通的个体,而是群体图中的数据漂移,因此排练可以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成。

披露4

无线技术广泛使用烟花来展示绘画

在2009年国庆60周年庆典上,许多人对由4028棵“发光树”组成的“光立方体”印象深刻。这是当时最先进的科学技术手段创造的一种艺术装置,但现在看起来很原始。

贾丁透露,当时,每棵“发光树”都与电源线和视频线相连。成千上万根绳子被铺在地上。线路很复杂,风险很高。10年后的今天,当3290人手持光幕和影幕来组合图片时,无线技术已经得到充分利用,3290个独立的屏幕只能通过无线方式来分配信号,才能连续组合成各种图片。

此外,十年前,每棵“发光树”都是一个像素,而组合的视觉效果仍然是线性或块状的,不够聪明。今天的视频技术使画面流畅。烟花的设计也不同于往年。十年前,烟火被画在一个巨大的屏幕上。有限制。今年,广场上的整个天空被用作画板。烟花在高空、中空和低空燃放。事实上,烟火是一幅画。

新京报记者倪伟与记者王桂彬、姚远和周博华合作

编辑张畅校对茜茜

广西快三投注 北京28下载 安徽快三投注 福建11选5开奖结果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