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临平新闻>综合>深圳:为群众放心就医护航

深圳:为群众放心就医护航

2019-10-22 20:07:45 阅读量:3468

近日,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卫生局副局长陈金龙因非法参与医疗设备采购、物业管理、工作调整以及充当医疗行业恶势力的“保护伞”而被开除党籍并担任公职。他涉嫌犯罪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这也是过去一年在当地医疗卫生领域调查处理的第111名干部。

对医疗卫生领域强化反腐败的关注源于两年前一则引起社会强烈关注的新闻报道。2017年10月,患者陈某在深圳艾慧门诊部住院。他被“医务人员”诱导接受高价微创治疗。他被困在二楼的观察室里,因为他付不起诊断费。绝望中,陈某从大楼上跳下来逃跑时受伤了。

事件发生后,深圳从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入手,牢牢把握民营医疗机构监管、公立医院内部监管、药品集团采购改革等关键环节,以改革创新的精神打击腐败,护送群众放心就医。

破局“重拳”反腐,急求医

“一年有数百起投诉。过度医疗、医疗欺诈、医疗事故和医疗纠纷时有发生。”两年前,深圳市纪委监察组组长邓肖敏在谈到民营医疗市场的情况时,记忆犹新。原本得到大力支持以弥补公共医疗保健差距的私营医疗机构已成为社会的痛点,公众对此也有强烈反映。

“群众生活的痛点是我们纪检监察工作中必须关注的焦点。”针对这种情况,市纪委集中力量,深入调查各类医疗混乱背后的违纪违法行为,揭开了医疗卫生领域反腐败的序幕。

2018年8月至9月,深圳市卫生计生委原副主任刘253和医疗管理部主任廖卫青接受了检查和调查。该市数十家医院参与其中。经过调查,廖卫青不得不在他任医疗管理主任期间批准的几乎所有私立医院“赚大钱”,导致一些资质较低的运营商进入该行业。另一方面,柳永从事权钱交易,非法干预医院药品、耗材和设备的采购,纵容和掩盖一些民营医疗机构的医疗欺诈和过度医疗,造成混乱。此案还导致其他卫生部门干部和医务人员收发红包和礼品,甚至行贿受贿等问题。

随后,地方纪检监察机关以刘、廖案件为切入点,在医疗卫生系统开展专项反腐行动。2018年9月,深圳大学总医院院长助理卢俊强因在医疗设备招标采购中收受利益被开除党籍和公职。2019年8月,光明区卫生监督所前所长廖日燕因医疗邪恶团伙的“保护伞”等问题被开除党籍并担任公职。截至2019年8月,原市卫生计生委、市卫生局等4个单位和15名领导干部相继被追究责任,起到了查处案件、震慑一方的作用。

针对本案暴露的问题,深圳市纪委及时向市卫生委员会提出了纪检建议,敦促其通过本案推进改革。

"这个城市的医疗保健系统受到了极大的触动。"市卫生委员会的有关负责同志告诉记者,这是中共十八大以来,市卫生部门调查处理的最高级别和最多的病例,“问题得到了彻底调查,建议‘穴位准确’,并指出医疗卫生系统长期存在的缺陷。”按照建议的要求,委员会及时进行了整改。仅在今年上半年,它就轮换了50多人,提醒了220多人注意关键和敏感的职位。同时,及时完善卫生监督执法体系,进一步减少权力寻租空间。

随着工作的推进,当地医疗领域已经从混乱转向治理。根据第三方调查结果,今年上半年,曾经受到批评的民营医疗机构泌尿外科和妇科的投诉数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下降了97%和66.7%。新增信访和医疗纠纷数量明显减少,全市恶性医疗事件在一年内实现零投诉。

坚实的基础-

创新监督机制,选拔公立医院专职纪委书记。

城市近80%的门诊病人和近90%的住院病人,公立医院无疑是医疗行业的主力军,也是廉政建设的重点。仅在2017年,深圳就有56名医务人员接受了调查和处理。通常会收到红包和礼物,并利用采购或基础设施项目获得好处。2018年7月,第十二次中央检查组对检查意见进行反馈时,明确指出深圳部分基层管理和服务单位,包括公立医院腐败现象十分突出。

「公立医院工作量大,覆盖面广,队伍长,有很多廉洁政府的风险。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我们不仅要查处,还要监督。”深圳市纪委副书记、纪委副主任孟昭文表示。长期以来,公立医院纪委书记一直由分管业务的副院长兼任。由于他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他自然缺乏监督的力量。“有些医院显然报告了很多投诉,但是医院的纪委找不到问题,也无法控制问题。最终,事故频繁发生,兼职纪委书记实际上成了摆设。”

公立医院内部监督薄弱已成为医疗领域混乱的根源之一。针对“工作不到位”和不能对公立医院纪委书记进行监督的问题,市纪委进行了深入调查,并与有关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选择和任命市公立医院纪委书记的通知》。公立医院纪委书记的选拔方法和绩效方法发生了变化。市纪委指定纪检监察组直接选拔和监督书记,建立工作权限,提高专业水平,加强日常监督。

2018年7月,市人民医院、市儿童医院和市中医院等7家市级公立医院相继被任命为专职纪委书记。他们的提名、考核和业务主要由上级纪律检查委员会领导,不负责除纪律检查以外的其他工作。

"这项工作更加集中和密集,监督当然也更加有效."谈到履行职责的感受,深圳市人民医院纪委书记黄志庚表达了这样的感受。上任后,他和医院纪检监察部门的同事全力以赴进行监督,对医院所有岗位的诚信风险进行分级,并根据每个岗位的特点进行有针对性的监督检查。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七所公立医院的专职纪委书记共收到45封投诉信和举报,223次谈话提醒和58次谈话信函。与过去相比,监管力度大大加强,医务人员的诚信意识进一步提高。

一个病人的家庭成员按照他家乡的习俗给了医生一个红包,但是当他结账时,他惊讶地发现所有的红包都被抵消成了医疗费用。拿着付款记录,病人的家人由衷地感叹道:“旧习俗似乎会让位于新习俗。我们欢迎这种变化!”

根本原因-

切断腐败利益链条推进药品集团采购改革。

长期以来,药品采购一直是医院腐败的高发环节。在医疗代表频繁前来销售药物后,他们经常会遇到一系列问题,如药物回扣和昂贵的医疗费用。本应治愈疾病和拯救生命的药物已经成为医疗领域腐败的“根源”。

腐败很容易发生,这表明规则和机制存在问题。为了解决“以药养医”引发的体制问题,深圳市纪委提出要通过改革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督促医疗卫生监督部门解放思想,大胆创新,探索药品、耗材和医疗设备的集团采购,通过制度创新切断药品采购的利益链,真正实现“廉洁”。

为确保改革的完整性,降低价格,造福人民,防范和控制廉政风险,市纪委和监察厅一直密切关注该制度的设计,向卫生部门提出纪律检查建议,分析药品采购中的典型案例,监督和指导新制度下廉政风险的防范和控制。

2016年7月,深圳药品集团采购平台启动。“改革后,分散在各医院的风险被集中起来,购买力被分解和限制。监管效率更高,药品价格也因大量采购而下降。”深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党委书记、原卫生计生委基本药物政策司副司长邹璇说。

现在,过去可以自由讨价还价的药品采购被分成了四个相互制约的步骤。第一步是公立医院定期提出对常用药物的需求。第二步,监管部门将组织专家选择和确定药品采购目录。第三步是委托第三方协商购买目录中的药品。第四步是在专家论证和确认价格后实施采购。当医院使用药物时,它只需要在网上订购,第三方就会及时交付药物。

为了形成封闭的监管回路,防止第三方平台的非法操作,卫生部门开发了药品采购监管平台,与药品集团采购平台和公立医院信息管理系统对接,实现对公立医院药品采购数量、价格和及时性的实时监控。

“市纪委和监察委员会在医疗卫生领域打雷反腐,形成了强烈的“不敢腐”冲击。同时,要以改革创新精神解决体制机制难题,切断利益链条,从根本上解决药品采购中的“清廉”问题。如今,制药公司已经失去了从事“公共关系”和提供“回扣”的动机。这不仅让医务工作者免于打猎,还降低了药品销售成本和药品价格。”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药剂科主任吴剑龙说。据统计,从2017年到2019年上半年,涉及药品采购的投诉信函和来访数量大幅下降。同期,全市公立医院药品价格下降21.99%,平均节约采购成本15.16亿元。

随着药品团购效应的出现,一些周边城市已经主动加入进来。目前,全省14个城市采用了深圳药品集团采购平台,改革正在向医用耗材和大型医疗设备采购领域拓展。

“深圳有发达的市场经济。深圳经常出现一些新情况、新问题,为我们开展探索提供了有利条件。如何做好深圳的反腐败工作,我们有两个体会。一是密切注视一个地区,牢牢抓住它,大力追击它,调查处理一个地区,清理一个地区,巩固一个地区,扩大一个地区,直到彻底胜利才撤退。二是通过市场化手段切断腐败链条,最大限度地减少权力腐败的空间。”中共深圳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察局局长张子兴表示,目前,深圳正在积极总结药品集团采购经验,建立政府采购、土地房地产交易、建设项目交易相结合的全市公共资源交易平台, 以及社区股份合作公司的资本和资产资源交易,按照市场化运作的原则,主动承担起在更广更深层次上探索和突破局的使命,努力贡献更有效的经验。 (记者王保红燕井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