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临平新闻>时事>泪目!我下嫁的实用老公,拖着5个穷亲戚……

泪目!我下嫁的实用老公,拖着5个穷亲戚……

2019-11-06 15:48:23 阅读量:311

作者:绿色水果

资料来源:知心朋友的真实故事(id:zgszx 118)

比物质更重要的,只有爱。

第一章

必须承认,当她嫁给乔安国时,她觊觎他的美貌和效用。

他家里有五个兄弟姐妹,其中一个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因为感冒变得又瞎又哑。我和父亲结婚时,他非常生气。

我的家庭是一个真正的学者家庭。我父母都是大学教授。我兄弟姐妹的婚姻要么富有要么昂贵。虽然我没有进入大学,但从中专毕业后,我成了一家国有企业的会计。我丈夫乔安国只是一个普通工人,没有房间和钱,也是一个需要家人支持的残疾兄弟。

然而,当乔安国还是一个年轻的乔时,他已经182岁了,有着英俊而好斗的五官。他的工作服总是干净整洁。工作服里面的假衣领总是刺眼的白色。我出丑了,全心全意地追求他。

婚后,我和他的家人住在一起,过着幸福的生活。直到我的儿子Jolo出生,我的父母都不忍心让我搬回我的家。

乔安是他家的长子。他厨艺很好,可以说他是做家务的专家。自从我们住在家里,我弟弟妹妹回家的次数明显变了。没有别的原因,我们为乔安国准备了一张好桌子。

渐渐地,乔安国成了我们家的超级保姆。每个人都支持他轻松地做各种家务。这种态度是显而易见的——既然你没有能力赚钱,你就应该做好后勤工作。

这包括我。

毫不夸张地说,我的儿子小乔长大了。除了护理,我自己做所有的事情,几乎所有的事情都由乔安国处理。

他的勤奋和努力让我们生活在和谐和温暖中,但只有一件事让我不高兴,那就是乔安国对他贫困家庭的关心。

今天他妈妈病了,明天他弟弟要结婚,后天他妹妹要结婚,后天残疾弟弟又要出事,等等。简而言之,家庭就像一团乱麻,纠缠在一起,仍然凌乱,不断地被割断。

当我第一次搬出岳母家时,我每年都会回来度假一次。然而,当我一次又一次地交谈时,我很少一年回去一次。当任何人家里有快乐的活动时,我基本上没有出现。我只付钱,不付钱给人。

很长一段时间,我对乔安国的秘密积蓄视而不见,以补充我的家庭。

嫁给乔安国,别人看起来不合适,但我喜欢,至少在这段婚姻中,我可以因为优越感而任性。

第二章

而且,乔安是一个非常实际的丈夫。

随着父母年龄的增长,住院病人的数量也在增加。每次我父母生病,我的弟弟妹妹都只捐点钱,不捐。我笨手笨脚,满身乔安国陪着我,没有抱怨也没有遗憾。

乔安国慢慢感动了爸爸妈妈,他们对他的态度不再像以前那样居高临下,而是越来越依赖。

2016年,他的父亲因病去世,他在临终前呆了4年。乔安国一路照顾他。他提前退了一步,我和我的兄弟姐妹很高兴成为切割店的店主。在我父亲去世之前,他留给我一句话:“对乔好一点。我们都欠他的。”

父亲离开后,母亲的身体越来越差。我一刻也不能离开人们。我太累了,背都疼了。我姐姐开了自己的公司,请我去公司帮忙,所以乔安国接管了照顾母亲的责任。

当她母亲在2017年11月去世时,她立了一份遗嘱,把自己所有的财产和房子都给了乔安妮。

在她死前,她母亲含泪对三姐妹说,“你父亲和我都失败了,你们没有人能和乔相比……”然后她握着乔安国的手,闭上了眼睛。

为此,我的弟弟妹妹们,包括我,非常愤慨。正如我姐姐所说,无能的乔安国吃苦耐劳,不是他的美德,而是他的谋生手段。此外,他通过此举赢得了近30万元的房地产和父母的积蓄,这也是对他可怜的儿子生活的反击。

当然,当我姐姐对老乔说这些的时候,我还是要保护他。幸运的是,在我弟弟和妹妹说了几句讽刺的话后,这件事就结束了。

父母离开后,他们经常像仆人一样不请自来:“姐夫,我想吃鲅鱼饺子”和“姐夫,我很想吃你炖的排骨。”

我直接以我的名义留下了父母留给我的30万元,准备留给我的儿子乔罗。我担心钱会给乔安国,他会背着我去帮助那些不富裕的弟弟妹妹们。

父母去世后,乔安国失去了负担,开始照顾老母亲。他经常和他的兄弟姐妹见面。偶尔,我会头痛好几天。

从头到尾,他们讨论了退休后能得到多少钱,芸豆在哪里很便宜,这个季节他们打算晒萝卜瓜子...三个字,他们不能不吃,不喝,不拉,不散,不热情地交谈。

每次我回去,乔安国都会带回来各种各样的食物,轻描淡写地对我说:“家人让我给你带回来。”我没有亲口说出来,但我心里盘算着:这些年来,我用他们的钱帮助了他们,我能买多少这样的东西。

后来,我的岳父岳母也去世了。然而,乔安国一家的聚会仍然每周举行一两次。他们所要做的就是一起吃喝。父母人手不足。

第三章

然而,人处于危险之中,无论多么意外,生命都极其美好的我,在例行的年度体检中,终于被诊断为中间淋巴癌。

我正坐在医院的地板上,连忙给乔安国打电话。乔安国帮我联系了医生,安排了住院时间和手术日期——近年来,他一直在和医院打交道。

一切准备好之后,我记得把这个坏消息报告给我的弟弟妹妹。结果,我弟弟在美国出差,我妹妹和她的家人在海南旅游。他们同时把钱给了卡里,并大胆地对我说:“姐姐,你不用担心钱。”

是的,当人们生病时,金钱是最大的力量。

然而,手术后,我既自信又惊慌。乔安国在国内外忙碌着,背着粪便。他的儿子小乐偶尔会来帮他一把。然而,他没有这么说,我也看得出来——一脸茫然。大多数时候,他只是拿着手机坐在我旁边,挂着瓶子看底部,甚至让我提醒他。

见儿子大意,乔安国干脆24小时护送。结果,在不到三天的时间里,他的高压达到了180。

小乐对父亲说:“是时候放下你的生命,不要放弃你的钱了。请雇一名护士。如果你们两个都摔倒了,我怎么自己来处理呢?”

语气,更像曾经的我。关心是其中的一部分。麻烦是事实。

这一次,乔安国也很生气:“你妈妈是个非常骄傲的人,她能忍受护理人员帮她翻身,带走粪便。这是钱的问题!”

看着乔安国紫黄的脸,我心一横,让护士长帮我请护士,命令乔安国必须住院降压。

乔安国答应了,并告诉我他会回家拿些东西。然而,在他离家不到五分钟后,他家里的微信群就被炸了。

虽然我在小组里,但我一年说不出两个字。我每天只是看着他们的兄弟姐妹们早上好,晚上好,沉浸在各种家常菜和自画像中,讲笑话,我不知道该笑到哪里去。

那天,他们都开始谈论我:“大嫂,如果你病了,就不要告诉我。你真的不把我当成家人。”“大嫂,你想吃什么,我过会儿给你拿来。”“大嫂,我不知道你病了,今晚我陪你”...

在我一个接一个回答之前,我嫂子第一个冲进病房。她的单位离我的医院不到200米。

一进房间,我嫂子看到我就红了眼睛:“大嫂,你让我哥哥为了这么大的事情瞒着我们。要不是我哥哥生病,我不会太忙。如果他没有告诉我这件事,我们还会呆在家里吃吃喝喝。”

我的心很热。

这个说话很快的嫂子一句话也没说就像一阵风似地出去了。当她回来时,她手里拿着新买的床单和枕巾,帮我一个接一个地换:“嫂子,我知道你喜欢干净。”然后,他拿出橱柜里所有的饭盒和筷子,又洗了一遍,抱怨道:"我哥哥是个男人,但他不能做这项工作。"

我嫂子自从进了房间后就没有闲着。很快,三个姐夫和她的二嫂子以及他们各自的妻子和丈夫都来了。大声谈论我应该吃什么,晚上谁应该和我在一起,指责我把他们当外人...

这是他们的家人有能力做的。无论他们走到哪里,他们都很快成为充满烟花的蔬菜市场。

经过几次讨论,负责公交车调度的二哥很快起草了一份观察名单,并发送给了家人微信群。

除了聋哑的三个弟弟,其他两个弟弟,兄弟姐妹和姐夫都在护送任务清单上,包括谁买食物,谁做饭,什么时候换班,一切都井井有条。

第二,姐夫在小组中说:“像以前一样,可以休年假的人将休年假,不能休年假的人将协调日班和夜班。”

姐夫分发完他的观察名单后,他的兄弟姐妹们回答:“好的”,“我有资格当领导,但我有能力组织起来”,“二哥,我想给你一些赞美”...

就这样,乔安国的兄弟姐妹们开始搬家了。他们每天都有秩序地来医院陪我。每次他们带来食物,他们都会小心翼翼地搭配。他们知道我喜欢每天清洗和更换床单和枕套。他们担心我会悲观。他们要么教我看聊天,要么给我读一些网络笑话...

我室友生病的朋友钦佩地说,“仍然有这样一个团结的家庭。”

我的心温暖而惭愧。

这是我结婚以来第一次和他们相处得如此密切。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他们如此相爱。乔安国只是患有急性高血压。然而,住院一天后,医生开了安眠药。睡了一整夜后,血压稳定了下来。然而,每次他的血压值出来,随行的兄弟姐妹立即把这个消息发送给了小组,每个人都欢呼起来。

人们生病时都很脆弱和敏感。我理解乔安国对贫困家庭的热情和奉献。这种爱和被爱是人与人之间迷人的一部分。

归根结底,只有我们周围的这几个人决定了我们生活的欢乐和悲伤。乔安国的家人是家中的智者。

第四章

当我嫂子提到我哥哥生病时,她的眼泪像流水一样。她告诉我,当我去上学的时候,我哥哥担心她会感到自卑,因为她的家庭很穷。他总是给她钱。有一次,他去看她,把口袋里所有的钱都给了她。然后他一路搭便车从郑州到大连。

第三,当姐夫和弟弟妹妹结婚时,他没钱买房子,弟弟妹妹的父母强烈反对。乔安国带着弟弟妹妹,翻修了父母家的小院子,用栅栏围起来,挖了一个鱼塘,种了花和葡萄,对父母说:“虽然我们家没钱,但我们家有人。如果弟弟妹妹和我们家结婚,你会多生五个孩子。之后,你可以随意打电话给我们。”

这种真诚最终感动了弟妹的父母,乔安国一开始是这样说的,后来兑现了。他们五个人都出席了他们兄弟姐妹父母家庭的大大小小的活动,把别人的父母变成了他们自己的父母。

但是当我听说我生病了,我兄弟姐妹的父母几乎每天都来看三次公共汽车。我几次试图劝阻他们,但我姑姑说,“我生来有病,最想念我的父母。他们都走了。我们将每天为他们来看你。”

这样的人和事陪着我度过了住院时光,每次我感到痛苦、沮丧和绝望时,都让我从心底里希望能够活下去。

我甚至感到遗憾的是,这些年来,像一个局外人一样,我把自己与他们的世界隔离开来,并且一直傲慢和轻蔑。然而,我错过了多少琐碎而真实的时刻?

我自己的兄弟姐妹呢?在我弟弟变得自给自足后,他甚至没有问我手术后的情况。看来我得的不是癌症,而是感冒。

海南旅游姐姐在网上给我订了花,每天早上8点送到病房。当我旅游回来的时候,我去医院看过我一次。看到乔安国的弟弟妹妹们排在如此严格的日程上,我感到非常欣慰,对我说,“姐姐,他们家只是时间不宝贵而已。那我应该去上班了。必须有人赚钱。如果你缺钱,你会回答。”

从头到尾,她一直戴着厚厚的面具和手套。她总是和我保持半米的距离,并且装备得好像要去看望一个非典病人。看着姐姐优雅的身材,我的心冷了。

手术后的第六天,我的背突然鼓起一个拳头大小的包,疼得让人窒息。我觉得我可能没有多少时间去了。主治医生在北京出差。听到我的情况后,医生连夜赶回来。

医生早上6点到达大连,早上7点我被推进手术室。乔安国的弟弟妹妹都站在手术室门口,两个嫂子眼睛红得像兔子。

我突然羡慕他们贫穷而充满爱心的家庭,他们的哥哥爱着他们,关心着他们。他们真诚而热情地生活,想哭就哭。开心地微笑能很快感受到别人的痛苦。

当我正要进入手术室的时候,乔安国握着我的手对我说,“别害怕,我和你弟弟妹妹在外面。你出来的时候,我会给你打包你最喜欢的三个新鲜馄饨。”

如果我以前嘲笑过他,我早就知道吃东西了。我会问他是否有医学知识。然而,此时此刻,我如此依赖他,以至于我终于明白他像溺爱孩子一样溺爱我。美味的一餐是他50多岁时安慰家人的方式——这是哥哥的习惯,也是他独特的技能。

灾难发生后,我背上隆起的包原来是由于动脉破裂。如果我晚了半个小时,我可能会失去生命。离开手术室后,我刚刚醒来,看到他们挤在一起哭了起来。我问自己:我怎么能值得他们衷心的关心?

把危机变成和平后,我的弟弟妹妹轮流照顾我。当他们换班时,他们会详细解释注意事项,就像医生巡视一样。

我自私而冷漠地长大了很多年,所以他们把我融化了。

第五章

一个半月后,我出院了。然而,二叔的儿子又值班了,把我的放疗和化疗时间以及他们的陪同名单都放在了小组里。每天,我的弟弟妹妹都会问我今天感觉如何,是否有东西吃...

出院后,我和乔安国每个周末都去市场买一堆蔬菜。然后,我们叫我的弟弟妹妹,包括我的弟弟妹妹回家吃饭。

乔安国的弟弟妹妹们进了房间,换了衣服,进了厨房。没有人是空闲的,计划一桌食物的速度就像建造一个积木一样快。

看着他们在煎炸中聊天,喝着半醉的酒,为了几十美元的加薪,我不再讨厌它,而是喜欢它。除了生与死,其余都是小事,生,就是不要为了这些小事而去打仗,活得温馨一点。

大病一场后,我“大大改变了我的性情”,开始关心食物和蔬菜。我开始“干涉”我弟弟妹妹的生活。我希望利用乔安国强大的家庭纽带来温暖我的弟弟妹妹,他们知识渊博,感冒很重,这样他们就可以在一起度过余生。

生命之海可以决定你此生的悲伤和幸福,但你周围有七八个人。我曾经不喜欢我丈夫的普通市民的亲戚,但在关键时刻,这些亲戚仍然真诚热情地守护着我,给了我无尽的支持和鼓励。

只有当繁荣耗尽时,我们才能明白比物质更重要的只有爱。

作者:绿色水果。知心朋友的真实故事(id:zgszx 118)属于知心朋友集团,是由知心朋友原公开号码编辑部搭建的大型真实故事平台。目的是写下自己的生活经历,并画出各种各样的故事。每个故事都来自一个人灵魂的深处。

编者:何绍

买彩票